昨天凌晨五點開始寫作業
寫完調鬧鐘 準備中午十二點起床
被吵醒 還想睡 就再調到 十二點五十
醒來發現已經兩點

已經翹了一堂沒打算翹的課
穿上褲子拉上拉鍊 拉鍊的頭斷了
換別件褲子 拉起來 準備繫腰帶
發現腰帶的頭也斷掉

當時我腦子只有
WHAT THE FUCK
三個字

也他媽的太衰

    全站熱搜

    PH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2)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