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自有一天,我在家附近的巷口看到了一隻滿身瘡痍的小貓,回家拿了點食物想餵餵牠,但那貓的眼神跟動作充滿了絕望與恐懼。無論誰,任何施捨款待的舉動,都看起來像是在害牠。牠逃走了,逃得遠遠地,沒有為了食物再多做一點努力。看到這景象的我,當時有一種開心的感覺,因為我發現這世上痛苦的不只我一個。

自自自從台韓斷交開始,很多跟韓國有關的事情在台灣都會被放大、聚焦,甚至扭曲。在這二十年來,幾乎每一天都能感受到,無論是文字、言語、行為、氣氛或眼神所帶來的歧視。唯有慶幸自己沒有幾十年前黑人們的遭遇,在這兒並不容易分辨台灣跟韓國人的差異,除非自己說出來。

自自選擇直接離開教室而不向老師反映是為了省略無謂的掙扎與步驟,我無法奢求當我訴諸心中疙瘩後可能會發生的正面影響。在我腦袋充斥的都是負面的。我認為,不,我知道自己一定會被部分的人排擠或被同情的眼光看待,無論是區別、差別或分別,都會多少造成自己的存在跟班上的分歧。我也不希望看到他人表面上的自我約束。我不想看到或感覺到其他人因為我、因為老師、因為禮貌、因為道德、因為這些非發自內心深處明白什麼是對錯的原因而被約束。

自自我可以將感受說出來,試著讓這校園、這世界更美好而努力,去盡一份心,不去做個自私的人。但現實使我躊躇,二十年下來的經歷,使我充滿了相同或更強大的絕望與恐懼。從很久以前開始,我對許多事情已經喪失了意欲,除了吃飯睡覺,找不到任何動機去做任何事情。我明白怎麼做可能會更好,以前也試過改變周遭,試著去影響別人,改變他們的價值觀,讓他們理解有很多不同的人在不同的角落正承受著不同的痛苦。當然有成功也有失敗,而這些結果背後努力的代價,很殘酷地,我發現沒有那麼值得我再去努力。在過程當中,自己所付出的犧牲,跟實際呈現的結果無法相提並論。是越做越感到絕望,一句「你是韓國人?那你不要跟我說話」,可以把人打回繭裡。

自自幾千年前存在的種種問題,現在依然存在,並沒有減少。只要有人類的地方這些類似的問題只會不斷地上演,這是無論誰也無法阻止的狀態。我希望這世界是個美好的世界,每個人都是平等的,沒有歧視、沒有紛爭、沒有仇恨。但現在的我,還沒有準備好想要再去試著改變什麼,改變周遭的人、改變這世界。面對這些問題活了三十多年,看過許多人類的劣根性,包括自己的。我只能說,我真的很累,無論身心,都真的真的很累。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PH 的頭像
PH

goombaPHuck

PH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