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次回去
看到了很多人
但是他們都認不出我
因為這六年我已經變得太多

葬禮運棺開始
全程由身為長孫的我拿著遺照
從대구국화원移動到故鄉탑리
我奶奶的墳旁

負14度的氣溫
是我不太記得的溫度
伴著大雨 結冰的山路
怕著手上的東西摔下來
因為我的手已經正式地失去了知覺

在墳前
看到原本沒在哭的姑媽
在剷土時 終於開始嚎泣

原來這就是失去父親的感覺

因為我對爺爺的記憶太少
只記得他用日文教我算九九乘法
教我怎麼採葡萄 還有什麼 真的記不起來

所以我開始想像
如果我爸死了 會有什麼感覺

於是我也開始泛淚

很多人跟我說了一些話
許多讓我意外的建言與忠告

但是太困難了

PH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